当前位置: 首页 -> 尘肺农民 -> 尘肺农民新闻

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澎湃社论:尘肺病鉴定疑云,司法机关该有说法

2018-07-03 13:19:04      来源:      作者:澎湃社论      浏览:22次

贵州航天医院三名做尘肺病鉴定的医生,因为“诊断差错”而被警方追究“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的案件还在继续。

据澎湃新闻的跟进报道,在三名医生被抓之前,即2016年7、8月,涉事企业——绥阳县枧坝镇福来煤矿至少有7位被诊断为尘肺病的矿工因“涉嫌诈骗”被抓,羁押一个月后均获取保候审,至今将近2年,不审不撤,已经远超出法定的取保候审时限。
福来煤矿的普通尘肺病纠纷,先抓了做尘肺病的矿工,最终发展成中国首例因为“错诊”而抓医生的刑事案件,这么蹊跷的办案进程,当地司法机关应该对公众有所解释。
贵阳这起案件起因于煤矿举报劳动者通过假尘肺病骗保,由贵州省人社厅将此事向贵州省公安厅报案,警方之后以涉嫌“骗保”的罪名,先拘了劳动者、又拘了贵州航天医院多位医生。
案子办了2年了,司法机关有没有得到劳动者、医生共谋骗保的有罪证据?为什么对鉴定医生的罪名从之前的故意诈骗,改成了过失犯罪——“国有事业单位人员失职罪”?多名矿工被取保候审已经近2年,远超法定时限,为什么还不处理?这是不是最高法、最高检三令五申必须禁止的“罪疑从挂”?矿工任云凯从看守所出来之后,被查出患有癌症,已经去世,至死都是“待罪之身”,公安机关能不能给一个说法?
尘肺病是严重的职业病,被称为“上半辈子用命来换钱,下半辈子用钱换命”,一旦无法被鉴定为职业病,就无法得到医疗保障。2009年就曾发生过张海超“开胸验肺”的悲剧,在郑州当地的职业病医院不出具尘肺病的诊断的情况下,张海超不得不爬到了手术台上“开胸验肺”,此事件曾经引发全社会轰动,之后《职业病防治法》得到修订,更多赋权劳动者,避免职业病鉴定程序被用工方阻挠。
劳动者能否被正常鉴定为尘肺病,在考验社会的良心。如果确实存在医患勾结骗保,必须依法严惩。相反,如果“大刑伺候”只是为了达到煤矿少赔偿、社保少赔付,而不顾医学规范和矿工的健康保障,这是对正义的严重扭曲。
即使存在诊断纠纷,也应该从明确诊断标准开始,骤然将职业病鉴定纠纷定性为刑事犯罪,倒逼医生“从严”掌握尘肺病的标准,这不符合医疗规范,也悖于社会良心。
这起先抓矿工后抓医生、先涉嫌故意犯罪又转成“过失犯罪”的个案,的确疑窦丛生。公众期待司法机关拿出更充分证据,以澄清如此办案背后有利益纠葛的质疑。



编辑:谢少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