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志愿服务 -> 志愿者手记

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探访手记|被病痛和贫穷包围,但他们依然努力活着

2018-04-15 10:12:43      来源:      作者:杜鹃 陈桦      浏览:293次

抗击疾病的勇士,

            也是拯救同伴的天使

这些志愿者本身是尘肺病人,但为了更好地对抗疾病,帮助其他尘肺病农民兄弟走出困境,他们披上了战衣,成为了一名志愿者,救己不忘渡人。

2018331日,我和另一位大爱清尘的志愿者一起,从北京出发,到河南探访尘肺农民兄弟。这趟为期一周的旅程,不仅让我真实地接触到了尘肺病人,看到了他们的生活状态,更让我了解了他们中一个特别的群体——尘肺农民志愿者。

救命救心的尘肺农民志愿者

探访尘肺病农民兄弟之行为期一周。在这一周里,我认识了很多尘肺农民志愿者,其中有一位,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能帮一点是一点,能救一个是一个,

那是一条人命。

这是一位乐观的尘肺病人,他一见到我就笑哈哈地跟我讲他的近况,八颗大白牙始终挂在黝黑的脸庞上。

他是一位尘肺农民志愿者,要跟随我们一起去探访其他尘肺病人。大家都知道,尘肺病人的体力很差,轻微的步行运动都可能让他们喘不上气。可这个尘肺农民志愿者为了和我们统一行动,竟然早上430就起床,来回奔波于跨越两百多公里的三个地方,帮助其他尘肺病农民兄弟入院,再跟随其他志愿者去探访……

去探访时,路况很差,我们走在路边,一辆大货车疾驰而过,立即尘土飞扬。我灵活地躲闪开来,他却没来得及挪动脚步,就这么大呛了一口,很快便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嗽声持续了足足一分钟,他慌乱地找水,我过了好一会才从震惊中反应过来,给他递过一瓶水——那是他的救命水。

作为一个身体较为强壮健康的人,我都能够感受到旅途的艰辛。可他,竟从未喊过一次累,而是对我们说:能帮一点是一点,能救一个是一个,那是一条人命。

作为志愿者,他认识很多尘肺病人,也真正帮助了很多尘肺农民兄弟。

 我要离婚,我老婆跟着我太受罪了,作为一个男人居然什么都不能给她,我想跟她离婚

  “老哥,我想通了,我不离婚了,好好过日子。谢谢,我好像又活了一次。

有一户人家,家里有四个人都是尘肺患者。有一位的声带严重受损,声音沙哑到不凑到他耳朵旁根本听不清他在说什么;另一位骨瘦如柴,仅仅比擀面杖粗一圈,虚弱得不成样子。幸运的是,他们的妻子对他们始终不离不弃,生死相依。

然而,那个声音沙哑的尘肺患者两周前给他发了条微信:我要离婚,我老婆跟着我太受罪了,作为一个男人居然什么都不能给她,我想跟她离婚。看着微信里的消息,他觉得很难受。这分明是死了心的人才会说出的话。他想:我不能只管救命,还得带给他们希望。于是,他给那位尘肺农民兄弟发去一段长长的文字开导他,劝他安心养病,要对自己、对家人有信心。

被病痛和贫穷包围,但他们依然努力活着

他这救命救心的行动,几周后收到了结果。那位患者后来又给他发信息说:老哥,我想通了,我不离婚了,好好过日子。谢谢,我好像又活了一次。看到这个消息,他觉得自己的行动是有价值的,便更坚定了信念:在自己还能说能走的时候,能做的就尽量去做。

我想,这一条条信息,又何尝不是让他继续努力下去的力量源泉呢?救己不忘渡人,渡人亦是救己

其实,我们刚到河南的时候,需要当地的志愿者指引,而迎接我们的是一位58岁的尘肺农民志愿者。

原本,我们约好了早上八九点见面,却不知,陆陆续续赶来宾馆找我们登记的尘肺病人越来越多,我们只好先做完这边的工作,跟叔叔见面的时间一推再推。

十点多的时候,我们终于抵达约好的地点,58岁的叔叔从斜对面小跑过来迎接我们,疲惫中带着些许的兴奋。

对面摩的旁站着四五位大叔,他们也是尘肺病人,黝黑的面庞,朴素的着装,看起来依然硬朗。但和他们一同走路时,我要尽量放慢脚步,因为这些大叔为跟上我们的步伐,呼吸变得有些困难。

我们一行人来到叔叔家的车库杂货铺里,老旧楼宇间的空地上也有几位大叔,胡子拉碴,头发因为干燥而膨胀起来,穿着朴素的衣服,像三十年前爷爷奶奶那个年代的蓝大褂,老爷布鞋。

我在摊开的一张桌子前坐下,开始询问他们这边尘肺病人的相关情况。我发现,他们尽管被病痛和贫穷包围,但依然努力地活着。他们积极地配合治疗,也到处寻找对策,从来不曾想过放弃。

这也让我看到了我们活动的意义和价值。这次探访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小时,我却看到了更多厚重的东西。我知道,我们捐助的这些钱,对他们来说不过是杯水车薪,但这不是钱多钱少的问题,而是我们的这些活动能给他们带去希望。我们要让他们知道,有人懂他们的苦楚,有人理解他们的难处,有人在努力地帮他们争取着。

志愿者们会尽可能地给他们讲解尘肺病的相关知识,疏导他们。我也看到,误诊的尘肺病人越来越少,因为不懂尘肺病而乱吃药的也越来越少,注意预防疾病的人越来越多。

中午叔叔带我们去吃饭,下了摩托后,面前有一家川菜馆,旁边是一家跟路边摊差不多的小饭店。我们不自觉地向川菜馆走去,叔叔急忙小跑到了隔壁小店门口喊我们,这里这里,我赶紧掉头快步走了过去。

我们在饭前提前结了账,叔叔知道后不好意思地对我们说:什么时候付的钱,你这孩子,本来应该我们请的,大老远从北京跑过来帮助我们,不应该这样。

可我知道,这几十块的一顿饭,是他家不小的一笔开支。

但愿我们的行动,能够减轻他们的负担,哪怕一点点也好。

而我,也将最崇高的敬意致以这群伟大的尘肺农民志愿者们:你们是抗击疾病的勇士,亦是拯救同伴的天使!


编辑:传播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