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大爱清尘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志愿者专栏 -> 志愿者手记

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探访手记|围场涉尘探访记实——百态人生

2017-10-30 02:27:09      来源:      作者:王克峰      浏览:137次

这是我作为大爱清尘志愿者的第一次实际探访。

20171022日下午,我与大爱清尘北京四名专职和一名志愿者乘火车,前往离北京360公里外的河北围场县,绿皮火车走了7个小时,下车已是深夜。

从有些闷热的火车中出来,围场县零下的温度竟也不让我们觉得有多冷。乘车赶往宾馆的路上才发现,在我们来围场之前,前半夜里不觉间已下了一场小雪。路面虽无痕,但两旁的山坡上已是初白。

1023日,上午八点,我们一行6人来到了围场县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在围场县,大爱清尘得到了县里和镇里部分领导的支持。县人社局石俊峰局长表示,围场县领导真诚感谢大爱清尘为围场县尘肺患者所做的工作。来到围场县朝阳湾镇镇政府时,朝阳湾镇司法所翟所长说:患者要给大爱清尘放鞭炮欢迎呢!

我们首先探访的是从镇西油坊村往北路程20余公里处的黄家营村的尘肺农民兄弟马秀明家,主要核实其女儿的助学申请条件。他们家种了9亩地土豆,今年总产量16吨。收购价单个二两以上的今年才卖到五毛一斤,这样算下来销售额不足8000元。

马秀明是我们此行唯一见到的,能控制不吸烟、不喝酒,并且心态最好的一位尘肺病患者。


图左一为尘肺患者马秀明


厨房用柴灶做饭,燃料为捡拾的松树枝和松毛,卧室是土炕,这是这一带的标配。

随后,我们朝北去了孤山村,探访尘肺农民兄弟刘志明。刘志民是个期患者,他的需求是制氧机和小女儿助学。我们给他现场测量的血氧含量为93

跟他聊天的过程中得知,他现在还在吸烟,我对他的这一做法提出劝告。目前,他们家7.7亩地的土豆全靠妻子一个人下地打理,而他因为干不了重体力活儿,只能在家做起了妇男。我们到他家时才十一点,他就已经包好了酸菜馅饺子。饺子包得倒还秀气,只等着妻子回来就可下锅了。


刘志明包的酸菜饺子

他言语上善于表达,妻子虽辛劳倒,一家人倒也其乐融融,墙上有女儿获得的三张优秀儿童称号的奖状。


刘志明和他的妻子

临走前,他端出了一大纸盒山上捡拾的榛子,抓了一大把,执意往我们衣服袋里塞。


之后,我们来到患者辛纪清家。但不巧,我们没有见到他本人。他的女儿辛宇珊需要助学,妻子罗景艳作为监护人接待了我们。她家的房子两层粗算有200多平米,看起来很不错。但是因丈夫在北京房山煤矿打工患了尘肺病,后续治疗欠债10万元;冬天燃煤取暖要烧煤3000元,家里有二手拖拉机2台,一年燃油费2000多元。家里的8亩地,几乎都由她一个女人打理着。


图左一为辛纪清妻子

黄家营小学可以说上村里最好的建筑了。校长郭海明接待了我们一行。全校共有学生400多人,包括幼儿园的学生也在这里,学校采用寄宿5天制。校长说,这所学校受到过社会多人和团体的资助,学生伙食营养和卫生条件完全可以达标。

在图书阅览室,我们见到了申请助学的马秀明的女儿、陈海龙的女儿和刘志民的女儿。

大局子村石庆虎家是一个双脊联排的白瓷砖墙面房子,看起来很新潮,目测有150平米。由于本人住院,街门铁栅栏挂着把锁实的大锁,我们也只能绕着院外拍几张照片。

下午,我们先去了范国民家。2008年,范国民离开煤矿后才发现患有尘肺病,自费花了3万多元在北戴河医院洗了两次肺。洗肺后,范国民的身体有所好转,体重由最开始的90斤恢复到最好时的180多斤。近两年,他的病情严重了,现在瘦到了140斤。


图中间为范国民,在这个一般人几乎感觉不到的小缓坡上,这个大个子不断喘气

范国民家有7亩地,却无力耕种,只好全部租出去,换取每年几百元的租金。除了儿子需要助学外,他还希望能申请一台制氧机。带我们去他家的路上,有一条近百米的小缓坡。没走几步,这个一米八几的大高个开始喘气,费力地同我们说话。

下午三点半,我们到郭家营乡换车去了车家营村姚佳梁3号,这是尘肺农民兄弟张国臣的家。

车在一半路是土路和河滩里的石子路的路上开了很久,弯弯绕绕,把我们弄得晕头转向。如果没有驻村干部带路,我们恐怕找上一天也找不到路。

快到张国臣的家时,汽车沿着山路艰难地爬行了一段,最后停在一个比较陡的斜坡前。车子上不去了,我们只好下车步行。这时,朝东看不高的山梁东边就是内蒙地界了。


沿着这条坡路上去就是张国臣的家

张国臣,前几年在北京房山煤矿打工的积蓄都用来盖了房子。可是好景不长,四宗磨难几乎压垮了一整个家。一是2008年正月十六,大儿子骑摩托车携妻去岳父家,回来路上遇到车祸双亡,肇事车逃逸,留下三个月大的女儿嗷嗷待哺;二是张国臣患有尘肺病,耗去家里所有存款;三是小孙女三岁时扁桃体发炎吃药三年不愈,最后花了一万多元做手术摘除;四是奶奶今年腿关节病痛,实在熬不过去了,做了手术,手术自费部分花了近五万元。


左一为张国臣,志愿者来了,他特别高兴

这个家庭,自大儿子儿媳出车祸去世后,就一直厄运连连。命运不公,似乎将所有的灾难都丢给了这一个家庭。老两口含辛茹苦,小孙女还小时,在县城提着干奶粉瓶子沿街施舍开水冲奶喂小孩;奶奶为了省钱,一天用一块钱的面包为三餐。就这样,他们将小孙女拉扯到10岁,将小儿子送进了职高。

如今,他们家里养的六头牛已经抵押出去。原本是为了给奶奶做手术,才将牛卖了。但因为几头牛还太小,不值4万块钱,才不得不帮着买主养到年底。夫妇俩体质虚弱,奶奶关节不能弯曲,张国臣则因尘肺病和右手残疾不能干重体力活儿,地里的耕种收获都是靠四邻怜悯无偿代劳。


望着南山坡上白癜风般的残雪松林,奶奶指着那里埋葬着大儿子夫妇的墓地,眼圈变红了,不时用磨破的衣袖擦试簌簌落下的泪水。奶奶说,这10年,他们穿着都是靠亲戚朋友给的旧衣服,有时还要捡拾穿戴路边别人扔掉的旧衣服。要是没有孙女和小儿子这两个精神支柱,我早就活不到今天了!奶奶含着泪说。


图为张国臣妻子

本来情绪稍稍稳定的奶奶说到孙女在学校被人欺负,眼泪又浸满了眼眶:她在学校被人欺负了回来都不跟我们说,说是怕我们担心。张国臣的年龄和我差不多大,但他的头发早已花白。他用浑浊颤抖的声音说:大爱清尘来了我特--特高兴,日子有了奔头,等小儿子毕业了就去你们那里去当志愿者。

本来大爱清尘助学对象只是针对尘肺患者的子女(直系亲属),带队秘书长当即表态:特事特办,钱要花到刀刃上!在为张国臣小孙女填写了助学申请后,我们为张国臣测了血氧含量:97。看样子,张国臣使用大爱清尘捐赠的制氧机,效果还不错。


1024日上午,我们一起暗访了一家去世患者的家属,一双儿女上初中需要助学,由于特殊原因外籍妻子收入低微。


之后,我和晓星一组前往围场镇社区医院探望在此住院的尘肺农民兄弟石庆虎。当年,他在煤矿工作9年,挣了一些钱,在村里可以说非常风光。但如今,患有尘肺病的他只能叹息。

之后,我们到达卉原中学,看到了王姓同学和范姓同学。还去了围场北边25公里处的华营村的汪瑞清家、崔建付家。崔建付的女儿在围场一中申请助学。


回来时,我们路过甄清民家核实了两个小孩上学问题。这时,隔壁的人家嫁女儿,喜宴摆在他家狭窄小屋里,造厨就在隔壁露天院子里,无防风沙遮挡制作着家常饭食。


两天的走访让我看到,如果没有政府组织和产业带头人,农民脱贫靠一家一户单打独斗,奔小康的路将还很长远,集约化规模化不能只是口号而已。


编辑:传播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