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大爱清尘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志愿者专栏 -> 志愿者手记

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探访手记|尘肺专家秦岭调研行第二天——柴坪镇探访

2017-10-20 23:48:35      来源:      作者:谢少平       浏览:107次

大爱清尘每一年都会利用长假,深入尘肺病集中爆发的区域调研探访,今年也不例外。十一长假期间,大爱清尘医疗专家委员会副主委毛翎老师,大爱清尘秘书长助理谢少平、救援专员徐靖伟、志愿者敖怡诺一行四人,在陕西省镇安县开展了为期四天的考察和调研。

10月4日,大家都起了个大早。清晨的山区气温很低,雨下了一夜,却还没有要停的样子。我们越来越不安了,害怕这次调研真的泡汤。我和毛翎老师下山去检查车辆,发现前胎又瘪了一些。

好在这家租车公司服务周到,备胎、千斤顶、扳手都齐全。可问题又来了,我们没人会更换轮胎!吃过早餐后,我们决定兵分两路,我和毛翎老师去患者家探访,陈静和徐靖伟下山找人更换轮胎。

在倪书平的带领下,我们来到倪德坤家。倪德坤家院子不大,积水不少。屋前是两三级石阶,走上石阶,跨过粗大的木门槛,是他家的堂屋。屋内昏暗,地面没有铺瓷砖,坑坑洼洼的。


毛翎老师一行在倪德坤家

倪德坤和他的老母亲招待我们坐在火盆边,毛翎老师便和他攀谈了起来。他四十有加,光棍一人,与年迈的父母住在一起。他和向阳村大部分尘肺病患者一样,曾在河南灵宝等地的金矿打工,干了十余年,身体不适住院,一检查便是尘肺病三期。倪德坤家的情况,让人唏嘘。后来陈静说,这是向阳村的常态。

向阳村地处秦岭腹地,山大谷深,自古缺少土地,但凡是较缓的山坡,也被垦为土地,良田更是稀有。与其说秦岭的乡亲是农民,不如说是山民。靠山吃山,祖辈靠秦岭的大山养活。

为改善生活,世纪之交,向阳村的青壮年男子多去河南、山西等地的矿厂打工,因受教育较少,只能做些重体力劳动,如打钻,出碴等。矿井中多是干法作业,粉尘弥漫,浓度极高,加之彼时都没有防护意识,亦不了解尘肺病,很快他们的健康就出了问题。


向阳村一千多口人,如今尘肺病患者就有一百余人。因这些患者是家中的顶梁柱,是一家主要的经济来源,即便不舒服,他们仍不得不继续做下去,直到病倒。这时去医院一查,往往已是尘肺病三期。

从倪德坤家中出来,雨还在下,不过听到一个好消息:陈静和徐靖伟竟然在别人的电话指导下,更换好了车胎。我和毛翎老师撑伞下山,山谷中雨雾腾腾,谷下山洪更响。到山下,我们决定开车回柴坪镇,不然会被堵在向阳村。

一夜大雨,路上的泥石流和落石更多了,往前开了没多久,山体滑坡彻底堵住了出村的路。我们又一次调头,把车停在安全的地方,步行出村。

走过旬河大桥,来到东瓜村,陈静带我们走访了赵卫祥和张兴虎这两位尘肺病人。赵卫祥从1998年起便在河南某金矿做钻工,一做便是十年,后查出尘肺三期。不过赵卫祥家临街,屋子敞亮,摆放着宽大的沙发和大屏液晶电视。我们到时,电视里正播放着电视剧,让人觉得宽慰许多。很多尘肺病患者的家庭都因病致贫,他是个特例。

从赵卫祥家走出来,雨小了许多。我们放下雨伞,前往张兴虎家。张兴虎的情况要严重许多。他坐在沙发上,靠一个电暖炉取暖。毛翎老师仔细查看了他的CT和病例,了解了他的用药,又给他悉心指导,临走前,还不忘多鼓励他几句。


毛翎老师一行在张新虎家

毛翎老师说,与其说尘肺病是他们的苦难,不如说他们对生活失去了希望。尘肺病虽然无法治愈,但可以治疗,在一定的生活和医疗保障下,尘肺患者还是可以达到平均寿命的。“很多患者缺乏信心,我们就要多鼓励他。”

陈静的婆家也在东瓜村的街上,中午我们便在她家吃午饭。午饭后,我们决定走回柴坪镇。虽然柴坪镇离东瓜村有近十公里,走快点也需要走两个小时,但我们别无他法。

我们走过一段修在石崖中间的路,头顶乱石嶙峋,这些巨大的石块维持着微妙的平衡,仿佛一有风吹草动,便会全部垮塌下来。路上泥泞积水,下面是滚滚旬河。走过这段路,我们都松了一口气。更幸运的是,有一辆面包车回镇里,带了我们一段路。

回到柴坪宾馆,我们洗了把脸,又马不停蹄赶往熊启志家。熊启志14岁便外出在矿上打工。工作十余年后,他于2015年被查出尘肺病,一时情绪低迷不振。


毛翎老师一行在熊启志家

后来,他加入了大爱清尘。在探访和帮助其他病人的过程中,他对尘肺病有了更多的了解,不再觉得尘肺病多么可怕了。他的妻子勤劳、善良、持家有方,一直不放弃带他去医院治疗。慢慢的,熊启志逐渐开朗了起来,也能干一些开车拉砂石之类的轻活挣点钱。虽然看病就医需要花不少钱,但夫妻二人都很努力,日子也过得不错。

傍晚,我们回到柴坪宾馆。10月4日是中秋节,没有满月当空,没有家人团聚,但秦岭大山的一日探访,劳累而充实,几块带来的月饼,也让我们非常满足。


编辑:传播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