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大爱清尘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志愿者专栏 -> 志愿者手记

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探访手记丨比尘肺病本身更可怕的是:这里的人们对尘肺的不了解与不重视!

2017-09-14 17:10:11      来源:      作者:胡家学 冯哲祥       浏览:177次

我是一名医学生,当我步入神圣的医学学府时,曾庄严宣誓:“……我决心竭尽全力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以我目前的学识,还做不到这些。但是,我还是希望自己能够做些什么,深入基层,了解医疗卫生状况,了解病人的疾苦,为病人尽微薄之力。

20178月,我很荣幸地注册成为大爱清尘志愿者,与湖北省郧西县探访专员胡家学老师一起前往十堰市竹山县,开展尘肺病跨县救助行动。在鄂西北秦巴山区,郧西县和竹山县的尘肺病患者最多。目前大爱清尘在郧西县已开展过多次救援行动,累计救助已达百余人。但是在竹山县尚无志愿者。


这次探访行动,历时5天,行进800多公里。我们在大山中不断穿梭,共探访了15户在家的尘肺病患者,并为他们申请了6台制氧机,以及6个孩子的助学金。此外,我们还完成了相关调查表格的填写,并受卫生部委托进行非住院尘肺病患者就医行为及其影响因素调查。

在探访的过程中,这里的人们对尘肺病的不了解与忽视的态度,让我愈发的感觉到了健康宣教、疾病预防知识传播的重要性,以及基层民众对健康知识的迫切需求。疾病预防在某种程度上的重要性要胜于治疗。

在我们探访的尘肺病患者中,不乏一些算是在封闭大山里高学历的人。他们在年富力强时,背井离乡去淘金。矿里的工作让他们在90年代每月可拿两千多元的工资!高薪吸引了大量农民下矿干活,以改善家庭经济状况。

他们中的部分人确实富了,挣了钱,回家盖了新房,娶了媳妇。但多年后,他们却因此罹患尘肺病。在这种没有医疗终结的疾病的折磨下,他们的身体变差、呼吸困难、丧失劳动力,为治病花光了家里的积蓄。还有的人,甚至还没来得及盖房娶妻,就被查出尘肺病,直到目前,还在贫困线上苦苦挣扎。 

竹山县秦古镇小河村的岳爷爷给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我和胡老师到他家时,他正站在门前的大树下,艰难地呼吸着,发出像拉风箱般的声音。他今年59岁,初中毕业,年轻时在村上的绿松石矿打了10年钻。2009年,他觉得身体不舒服,去医院做了检查,被诊断出患有尘肺病。

9年间,他一直坚持治疗,之前还在大爱清尘的帮助下去陕西省铜川矿务医院接受救治。孝顺的儿子还考虑过要让他做肺移植手术,但岳爷爷觉得肺移植的存活期也不会太久,就放弃了。(肺移植的3年存活期是50%5年存活期是40%能活一天是一天吧!岳爷爷告诉我。


岳爷爷在给志愿者看他现在在吃的药

当我问他知不知道粉尘是导致尘肺病的主要原因时,他一下子激动了起来:那个时候知道啥?!要是知道,绝对不会去干这个的!那个时候干活儿,打的全是干眼,也没带口罩,啥防护措施也没有,后来就得了这个病。这样的话,几乎所有我们这次探访遇到的尘肺病患者都说过。

由此可见健康教育的缺失是多么的可怕。不知道怎么预防疾病,使他们身患重病。而盲目地到处求医,到处求药又使他们的病情愈发严重。

在当地,已经有好几个50岁左右的患者去世了。这给还活着的患者带来了一丝丝的恐慌,他们更加担心自己的病情了。大家对这个病的了解太少了,只知道它治不好,却不知道它怎么防!

捡渣(到矿区捡从洞子里出来的已经经过筛选的的矿石毛料)是当地一种精准扶贫的措施。每天,捡渣的人络绎不绝,有骑摩托车去的,有开宝马去的。在这里,关于一夜暴富的故事路人皆知,得了尘肺病的人比比皆是。但是,矿山还在继续开采,工人换了一茬又一茬。


矿区捡渣的盛况

在竹山,有两个小河村,秦古小河村和官渡小河村。这两个村的尘肺病患者都比较多。一个是因为本地的绿松石矿,一个是因为河南内乡的金矿。

我们刚到官渡,是何叔接待的我们。何叔是个给人感觉很精明的人。在土地到户之前,初中毕业的他在生产队上做过几年会计;土地到户之后,他跟随着表兄弟一起到河南内乡金矿打钻,作业过程中没有采取任何防护措施,短短六年,他的身体就跨了。

他的爱人一边听他说,一边抹眼泪。前几年,正好碰上潘口电站建设,他们成了内迁移民,才盖起了楼房,但何叔30多岁的儿子至今未婚。

最近几年,何叔在市里的女儿家帮忙带孩子。女儿家离医院也近。由于缺乏对尘肺病的了解,他曾在太和医院门口被医托给骗了,几副中药下肚,不仅尘肺病没好,肝肾功能还被损坏了。现在,他一直在劝身边的病友不要乱吃药。


在大山深处,很多人只知道这个病像癌症一样,无药可医。却不知道这个病的病情是可以被很好地控制住的。当我告知赵叔这一信息时,他的眼神里充满了疑惑。

赵叔是我见到的情况比较严重的患者之一。我们跨了两条河,翻过一座山才到他家。至今,公路还没有修到他们家门口!房子前面的场子还不到两米宽,厕所是用几个木棒搭建起来的,上面扔了几把烂草,感觉随时有坍塌的危险。堂屋里放了一副漆好的棺材,随时待用。青石板的屋顶,随处可见自然天窗。赵叔现在动不了,儿子又不敢上房顶,就只好这样将就着住。不过还好,政府已经在给他们盖新房子了。


赵叔去年在医院住了半年,一家人在医院里过的年。被查出尘肺病后,治病几乎花光了家里所有的积蓄。病急乱投医的一家人,在电视上买过药,尝试了很多土方子。最终的结果是:要命的已经不再是尘肺病。药物代谢性肝硬化,肾功能衰竭,脾肿大,胃炎……”医院已经给他下过多次病危通知书了。


通过此次的下乡探访调研,我真切地感受到了深受疾病摧残的普通百姓的痛苦,以及基层医疗卫生知识的匮乏。对于尘肺病这类疾病,我们更应该注重:要加大对尘肺病的宣传力度,要让大家知道尘肺病的危害,要宣传尘肺病治疗与预防知识。此外,还应宣传尘肺病治疗方面的最新进展,减少有病乱投医的情况,不要让他们病上加病。

我是大爱清尘八千志愿者中普通的一个,我希望通过自己的点滴行动,温暖尘肺病患者心,重新燃起他们对生活的希望。希望能通过我们的努力,一点点地推动政策改革,使尘肺病人的生活更加有保障!也希望通过我们的行动,能够更多的人了解尘肺病,重视尘肺病!

我也希望自己能够不断攀登医学阶梯,早日成为一名救死扶伤的医生,真正地做到除人类之病痛,助健康之完美



编辑:传播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