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大爱清尘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志愿者专栏 -> 志愿者手记

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探访手记丨行动—让他们再次萌发生命的力量

2017-04-29 20:34:04      来源:      作者: 尚玉婷      浏览:241次

2017年4月16日,大爱清尘宜昌志愿者小组首次联合三峡大学生物与制药学院青年志愿者进行入户探访。

早晨,天阴沉沉的,志愿者们集合完毕后,驱车赶往宜昌市夷陵区大石沟村,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终于到了目的地。

村子里的环境格外好,满眼都是绿色,山上草木吐着新绿,田里种的农作物排的齐整,路边的小草小花长的茂盛,成群结队的燕子飞舞,很是喜爱这里萌生的春的味道。

由于之前没有接触过尘肺病,所以在路上请教了一下前黄冈地区救援负责人张敏。

张敏说:“尘肺病是一种没有医疗终结的职业病,是由于长期吸入大量生产性粉尘而引起的以肺组织纤维化为主的致残性疾病。患者肺组织硬化、石化,呼吸极为困难,行动艰难,丧失劳力,大部分人最后被活活憋死。”


在村里人的指引下,我们很快到达要探访的第一户人家。

轻敲柴扉,家里只有汤万义叔叔一人,他的妻子正巧出门串亲友。

一间土砖瓦房,一台老式电视机,一张小桌子,一个柜子,两个箱子,一张床铺的薄薄的被子,就是他的家。

汤叔叔的病情较为严重,虽然是尘肺一期,但由于并发症过多,身体素质很差,每时每刻都在吸氧。什么活计也做不了,甚至连家门都不能出。

给我们取相关证明材料时,一边扯着制氧机上的线,一边蹒跚地走向柜子。

填写证明时,队长生怕压到他的线,小心翼翼的用脚轻踩着空隙坐在他旁边。


随后,我们探访了尘肺病农民工闫大军。

闫叔叔是三期尘肺病人,政府每月补助的300元是他唯一的经济来源。这笔钱维持基本的生活都很艰难,更不要说支付高昂的治疗费用了。

他有一儿一女,女儿已经出嫁,本应上初中的儿子也因为家庭关系辍学打工。

虽然是尘肺三期,但他并没有放弃生的希望。看到志愿者,他的眼睛里闪着明亮的光,他说:“我想获得进一步治疗,我想活下去。”朴实的语言,是对生满满的希望。

这些农民工兄弟对生命的渴望,深深地震撼着我们的心,普通人在追求理想,享受生活,而他们只希望能活着。

闫大义叔叔与闫大军是兄弟俩,也是尘肺病。他说年轻时在煤矿里挖煤,工作了大概有25年。

现在家庭生活拮据,每月只有300元的补贴,而药费要500元,补贴并不能起到多大作用。

对此,我们深感痛心,却无能为力。唯一能做的就是将资料收集完整,提交大爱清尘救援中心,帮他争取一些救助。


在去往第四位患者家的路上,队长陈晶问我此次志愿者活动与以往在学校的志愿者活动有什么区别。

我想了想,以往的活动类似于“锦上添花”,大多是去绿萝路小学支教、去博爱特殊教育学校和孩子们玩耍、去东站给旅客提供帮助,小到在教学楼门口文明劝导、食堂平安执勤。

学校里、社会上,不乏爱心人士,这些活动如果没有我们做,也会有很多志愿者争先恐后去做。

而此次活动类似于“雪中送炭”,在远离市区的山里,在远离繁华的偏僻里,这些尘肺病人可能真的在疾病中苦苦挣扎,无人问津,无人关心了。

此次探访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王道明叔叔,在我们刚刚采访他的时候他很抗拒,以为我们是来推销东西的。他说:“你们来推销什么赶紧说,我还要做工。”

队长陈晶解释道:“我们都是志愿者,不是推销员,我们俩(陈晶和张楠)平常都在上班,这两位都是学生,周末才有时间出来做活动,我们保证不谈任何产品,只是想问一下你的身体情况,做一个登记,跟北京那边联系一下,看能不能申请为你救助。”王叔叔在聊天中慢慢放下了心防,并和我们相谈甚欢。


一天的时间走访了9户人家,由于大雨突至,我们不得不踏上归程。

9户人家,相较于大石沟村的300多位患者,这仅仅是很少的一部分。

杯水车薪?我不这么觉得,用这9位患者,一点一点扩大大爱清尘在当地尘肺病群体中的知名度,现在是我们找患者,以后让患者主动找我们,这样会更快捷,更高效,把人力都用在救助上,而不是用于寻找患者。

在走访过程中,我们感受到他们对生命的期盼,大多数患者因为无钱医治而使病情加重,此刻他们的眼睛里重新点燃了对生活的希望。

他们对志愿者是充满感谢的,有一些人家很客气,给我们泡茶倒水,志愿者忙说“不用不用”,但他们还是倒了水让我们润润口。探访完毕,水却没有喝完,他们还让我们带走在路上喝。

我知道,这不只是一杯水,也是病人及家属感谢的方式,是生生不息的坚韧和执着,更是志愿者与病人间信任的桥梁。

回来的路上大块大块黑云压城,狂风大作,颇有几分萧瑟的滋味,但是心向太阳,纵然前路漫漫,总会有云开日出,阳光洒满天地间的一天。


编辑:传播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