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大爱清尘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志愿者专栏 -> 志愿者手记

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探访手记丨他,终究没能走出那座山!

2017-04-22 23:57:30      来源:      作者: 李橙子      浏览:177次

他想通过努力让自己和家庭生活得更好,但仅仅只是努力。

2015年下旬我在重庆六院尘肺病楼遇到陶福寿,他是位三期患者,当时身体素质已经很糟糕。在听说大爱清尘的专项救助后,作为一名没有社保的自费尘肺病患者,很希望能够得到救助,当时留下了他的电话,这次去万盛他家做了入户探访。

房屋外观

房屋内部

在探访中得知,这位苗族汉子兄弟众多,自小父亲去世,苗寨没有多少耕地,十五岁左右就开始到煤矿背煤,稍有积蓄后在离老家很远的一个村子买了个破旧的毛坯土房,再通过挣钱盖起了属于自己的小楼,结婚生子赡养父母都在努力的汗水中一步步走向美好的生活。


当孩子们读小学的时候,尘肺病如梦魇般到来,十年前他就被检查出尘肺病,自己所到的煤矿都是些私人小煤窑,没有签订劳动合同,再者那些煤矿都已停止采掘,就算维权也没有执行方。

他只能用自己本就不多的积蓄积极治疗,但那一点点可怜的积蓄在尘肺病面前,也在极短时间就消耗殆尽,老母亲年迈体弱已不适合再参加劳作,妻子需要随时照顾陶,也无法分身去务工赚取收入。



女儿陶花和儿子陶平在读完初中后,都选择辍学外出务工,所挣的为数不多的工资绝大部分用来补贴家用,幸运的是家贫出孝子,子女一听说有药可以治疗尘肺病,一拿到工资就赶紧去购买,希望治好父亲的病,让父亲健康的站起来。

陶花出去早,现在月工资有1800元,陶平每月只有1500元,两姐弟每月要往家里打一千二补贴家用。而陶福寿现在每个月不断的中药以及各种消炎药,光是药费开支就一千左右,生活上也就尽量能省就省。有好心人送了台制氧机给他,昨天他一直在说不知为何制氧机使用到半小时就会自动关闭,没有制氧机整晚提供氧气的他晚上睡觉只能侧卧,现在已是初夏,他却穿着两双厚厚的棉袜,随时都需要戴着帽子,吹风稍微多一些身体就会有反应。

他从苗寨走出来,希望能够离开那座大山去寻找自己的幸福,通过努力修筑了自己的小窝,却在修筑的过程中经过了另一座山(煤矿),他这一辈子注定都在山里面转悠,本想给自己的子女提供一个安稳的生活,也曾想让后代能够好好接受教育,通过知识来改变命运,然而两个品学兼优的子女却因为自己的病辍学务工,年纪轻轻就被迫过早承担了家庭的责任。

陶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再有机会看到自己子女通过努力改变命运的那一天,他,终究还是没能走出那座山。

项目预算和执行计划

中国尘肺病农民总数,保守估算至少600万人。在所有职业病中,尘肺病占90%;在尘肺病人中,农民占90%。

尘肺病农民处境极为悲惨:一、死亡率极高,高达22.04%;二、中青年居多,患者死者中,大部分是中青年,父母已老,子女尚幼;三、痛苦程度极高,许多人是被活活憋死的,为了获得可怜的呼吸,他们在生命最后阶段几乎都是跪着呼吸;四、新增者众多,近年来尘肺病在中国呈现喷发态势,根据国家卫计委数据测算,每年有近2万健康的农民被罹难尘肺病;五、恶性循环,尘肺病农民家庭一直处在“愈贫困愈尘肺,愈尘肺愈贫困,贫病交加、妻离子散、家破人亡”魔咒中恶循环。六、维权艰难,造成直接伤害的企业却罕有担责,尘肺病农民工不仅得不到医疗与生活等工伤保障,往往还被企业无情辞退。由于制度性原因,本该享受工作待遇的尘肺病农民罕有获得赔偿者,被逼无奈许多人铤而走险“开胸验肺”;七、两头架空,他们在城市工厂矿山被剥夺了健康甚至生命,最后被城市无情地抛弃,回到农村,新农合又将尘肺病排除在农村医疗报销清单之外。他们从事着环境最恶劣的工作,为社会创造财富,却被剥夺健康,甚至只能“跪着走向死亡”。

自2011年6月15日大爱清尘创立至2016年9月12日,累计救治尘肺农民1973人。本项目筹款将统一用于尘肺病农民兄弟的医疗救治和制氧机捐赠两个项目。每月向公众反馈善款使用及救助动态。本项目捐款是汇总在一起后按照大爱清尘救助标准(制氧机2000元/台、医疗救治最高1万元/人)调配使用的,通常的项目周期是1年。每人20元,凑齐100个人,就可以为尘肺兄弟购买一台制氧机。


编辑:传播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