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构动态 -> 尘肺故事

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她画了一只“熊猫医生”,希望能治好爸爸的尘肺病

2018-11-14 09:38:34      来源:中国人的一天      作者:胡国庆      浏览:358次


秦岭深山有户人家,门板后面的土墙上有一幅粉笔画:一只穿白大褂的大熊猫,熊猫胸前挂着十字架。这是玲玲八年前画的。那年她才8岁,爸爸得了严重的尘肺病,几次被送往医院抢救。她希望这只幻想中的“熊猫医生”能治好爸爸的病。图为玲玲的小妹妹依靠在有些褪色的“熊猫医生”旁。(摄影/胡国庆 )


八年过去了,爸爸的病还没好,玲玲长成了大姑娘。玲玲的爸爸江谋银从小也是个苦娃娃,4个月大时,不慎掉入火炉里,脸上烫伤不说,还瞎了右眼;17岁就跟随村里人去金矿打工,每天在井下打钻。前些年,他发现自己干起活来上气不接下气,就去医院检查,大夫诊断为肺部感染,直到2012年被正式确诊为尘肺病。图为玲玲在照顾爸爸。现在,41岁的爸爸很虚弱,只能由家人照顾。16岁的玲玲和妈妈一起扛起了这个重任。


刚刚经历了中考,玲玲似乎没什么信心。她学习成绩很一般,说不想念书了,即便考上高中家里也负担不起,干脆去外面打工。“我力气小,但给饭店端盘子总还是可以的,等挣了钱就给爸爸买点特效药。”其实她是有梦想的,酷爱美术的她想当一名画家。只是贫穷的家庭现实让她将这个梦想深藏于心中。没念过书的妈妈曾说:“家里连饭都吃不饱,还画什么画!”


2010年,玲玲爸爸不慎又将左眼给炸瞎了。如今,41岁的他双目失明,还被查出尘肺病,三天两头躺在床上吃药打针。这个他一肩挑起的家就这样垮了。


祸不单行,2016年7月的一天,因为连续下雨,玲玲家的土坯房倒塌了一面墙。政府看到这户人家可怜,给玲玲家免费分配了一套60平方米两室一厅的新房。玲玲爸爸说:“真的要感谢政府,我们全家吃低保,每人每年有三千块。不然,日子实在没法过了。”


现在,玲玲算是家里的“总管”,家里大小事务都由她来支配管理。爸爸脑子够用,但双目失明的他钱掉在地上他都看不见;妈妈每天忙得“鬼吹火”——白天背上小妹下地干活,农忙回来还要洗衣做饭。图为一家人陪着江谋银在田间散步,呼吸新鲜空气。


每天,爸爸会给玲玲十几元钱,让她支配家里每日的开支。坐在课堂上,玲玲心里总想着怎么省钱——最重要的便是给爸爸买甘草片。每天放学回家,玲玲总能听到爸爸剧烈的咳嗽声,这时她便将甘草片碾碎,与蜂蜜、草药搅在一起,给爸爸喝上几口。现在,爸爸只能靠药物维持着。家里穷,买不起好的药,只能买些止咳、消炎的廉价药,一个月要花两三百块钱。


安顿好爸爸,玲玲背着3岁的小妹妹,领着另外两个大点儿的妹妹去地里干活。妹妹们年幼嘴馋,总闹着向玲玲要糖吃。玲玲每月都会想办法省下一点钱,给每人买个棒棒糖。“吃到糖,她们就听话了。”


玲玲姐妹几个身上的衣服很漂亮。“都是好心人给的,但我们孩子都得下地干活,一下地穿再好的衣服也给弄脏了。”玲玲妈妈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我们5年没给娃买过一件新衣裳了。”而对于早熟玲玲来说,她其实也在担心着几个妹妹的未来。而自己的未来,似乎来不及去迷茫


像玲玲这样随时可能失去父爱,甚至已经失去父爱的尘肺家庭的孩子不在少数。据保守估计,中国有600万尘肺病农民,也就是说至少有600万像玲玲家一样的“尘肺家庭”。因尘肺病带来的经济压力,和随时可能失去父亲带来的心理压力折磨着这群年幼的孩子。他们在课堂里读书,但下一秒便可能面临着失学。图为2018年5月20日,陕西省镇安县米粮镇江西村,部分尘肺家庭的孩子。


在一些尘肺病爆发的地区,来自尘肺家庭的学生在学校里占比非常大。辽宁省葫芦岛市南票区缸窑岭镇偏台村小学有6个年级,全校有78名学生,尘肺病人子女几乎占到一半,且有很多孩子的父亲已因病去世。


在湖北口乡,尘肺病已不仅仅是一种难以治愈的职业病,更是绝大多数村民的“心病”。有媒体报道,2015年湖北口乡政府估算,这个乡疑似尘肺病人已经达到1000人左右。当地的东川中心小学200多名学生,将近一半来自尘肺病家庭,其中大部分是父亲患有尘肺病。图为尘肺孤儿张荣海叮嘱弟弟陈广新做作业。


尚美琪,家住河南省镇平县石佛寺镇。当得知爸爸做了洗肺手术后,她一直难以在课堂上集中精神,总担心爸爸的身体会突然变坏。一想到家里患直肠癌的妈妈和上小学三年级的弟弟,她就有想辍学去打工的冲动,但最终被妈妈拦住了。她从小就热爱学习,成绩一直很好,但她表示,自己已经做好了随时辍学的准备。“一旦父母去世,我就要去外面打工,无论如何都要供弟弟念书。”图中尚美琪在课堂上。


尹彩香,家住云南龙陵县龙新乡,她的爸爸也是一位尘肺病人。她的妈妈在爸爸患病后离家出走,留下父女俩相依为命。小彩香年纪虽小,却懂得爸爸所承受的痛苦。去年暑假,她帮邻居带小孩。年龄虽小,“可她带娃却有板有眼很老练,不需要任何人帮助,就能把小娃绑在背上,给娃喂饭、喝水、把尿……”事后,邻居给了她20元钱,让她买零食。小彩香拿了钱,转身跑到药店给爸爸买了三盒消炎药。她今年才10岁,就早已动了外出打工的念头。图为尹彩香帮邻居带孩子。


这群孩子并不是不想读书,只是尘肺病让她们背负了太多的压力。



编辑:陈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