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机构动态 -> 尘肺故事

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7岁男童梦想买台小汽车,送爸爸下山去救命

2018-11-13 13:50:47      来源:中国人的一天      作者:胡国庆      浏览:324次


7岁的温志源捧着药,和父亲温建勇一前一后走在山路上。虽然不知道尘肺病的严重性,但温志源朦朦胧胧感觉爸爸剩下的日子不多了。温志源长得虎头虎脑,特别好动,不知他哪来的力气,整天就像个“疯子”似的满山跑,很难见他静下来。上气不接下气的父亲说:“我年轻时也是这样浑身有使不完的力,如今连走路都困难,家里就指望这个娃快点长大。”


这条崎岖小道是温志源家里通往外界唯一之路。河南卢氏县五里川镇古墓窑村有1300多口人,300多户人家。因为上世纪50年代村里就发现了辉锑矿,这里的村民很少外出打工,但由于开采技术滞后,几十年里断断续续。到了上世纪90年代开采进入高峰,全村的青壮年几乎都跑去了。


温志源的爷爷温青山今年74岁,当年带着两个儿子都跑到矿上去了,因为井口距离他家只有一袋烟的功夫,站在家门口都能看见。虽然当初每天只有五六块钱的收入,但对这个国家级贫困县百姓已经很满足了。两个儿子都娶亲生子,盖起了几间土坯房,小日子过得比较平静。如今老人后悔当初带两个儿子去矿上打工。



温志源本来生在幸福的家庭,自从父亲患病后家里的积蓄都花光。2008年,村里曾在矿上干过的壮汉大都出现咳嗽症状,吓得大家赶紧去医院做检查,结果全村100多人被确诊为尘肺病。打工挣来的钱远不够治疗开支,跟谁借钱都困难。随后几年,村里丧事不断,今天你给他扛棺材,说不定哪天就轮到别人给你扛棺材。看到村里的尘肺病人一个个倒下,温家父子都离开了矿区。


温志源的父亲温建勇今年43岁,尘肺病已发展到三期。尘肺病属于职业病,无法享受农村合作医疗。离开矿区后,整天待在家里也不是个办法,温建勇兄弟俩又跑到青藏高原去打工,可正常人在这里呼吸都困难,更何况两个尘肺病人,别说干活,连喘口气都困难。兄弟两只好打道回府。

47岁的大伯温建红病情非常严重,家人说随时都有断气的可能。爷爷和爸爸都病倒了,连种庄稼的力气都没有,姐姐在外地上中专,大伯病情非常严重,上个月差点没救过来,好在救护车及时赶到,不然就没命了。考虑身体状况,大伯在学校附近租房做点小生意。


温志源几乎没穿过新衣服,都是别人穿过的旧衣服。温志源妈妈说:家里的男人都病倒了,还有几亩耕地,靠我这个女人累死也难维持这个家,好在小娃子懂事,做娘的都觉得不好意思。娃身上的衣服都是别人穿过的,平时去学校口袋里没装过一分钱。即使过年老人给几个压岁钱,娃也不舍得花,娃长这么大,连火车都没见过。


温志源非常好动。家里跑腿的事都交给他去完成,就像个小通讯员,村里诊所、小卖铺的人都认识这个小男娃。


今年暑假期间,村里来了一个照相师傅,因为山大沟深,师傅要温志源去各家吆喝村民过来拍照,小家伙跑得比谁都快,不一会儿就吆喝来了20多个村民。村里的尘肺病人都知道自己寿命不长,赶紧准备好遗像,以防万一。父亲温建勇花20块钱和媳妇拍了一张合影照挂在家里的土墙上。


照相师傅为了答谢这个小朋友,免费给他拍了一张16寸的大照片镶在木框里,温志源可得意了,跑跑腿就得到一张大照片。这张大照片就摆放在他床头,睡觉前总要瞧上一眼。


温志源在村里小学读书,学校距离温志源的家比去矿上要远得多,由于坡度太陡,班车开不到村民家门口,往返需要两个多小时。56岁的王长波是学校里唯一的老师,也毕业于这所小学,他还教过温志源的父母。前些年这所学校有100多名学生,随着撤点并校,如今只保留到二年级。


温志源在班里成绩即使再差也排在第二名,因为全校只有两名二年级学生。老师说两个娃各有千秋,一个好动,一个好静。温志源数学成绩较好些,对数字比较敏感,乘法口诀表背得滚瓜烂熟。这个站起来比黑板还低的学生,长大后就想去做生意,挣很多很多的钱给爸爸治病。


温志源对学习的认识并不是多么清楚,母亲经常叮嘱他要有文化才能挣来钱。


学校里同岁的小哥俩相处得很好,在校形影不离,玩得非常开心。温志源确实是家里一条硬汉,力气比起同龄娃要大得多,平常扛半袋面上山不成问题。


温志源平时话不多,但心里有数,放学回来根本用不着招呼,主动会找活干,只要见爸爸不在家,他就会早早地站在路边等待,搀着爸爸上山。至于上山砍柴、喂猪、洗碗等家务就更不在话下了,即使下地干活也有那么一点庄稼汉的味道。


温志源每天放学回来都记着喂猪,猪肉不仅好吃,还可以给爸爸增加营养。



深山里的这户人家,被尘肺病困扰,7岁的小男娃就成了家里顶天立地的男子汉。温志源说他长大后要去外面打工、做生意赚钱,还可以坐火车,电视里看火车跑得比马还快。等挣了钱先买一辆小汽车,要是爸爸快不行了,就开着小车送爸爸下山去医院救命。


编辑:陈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