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大爱清尘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大爱动态 -> 尘肺故事

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临沂:尘肺病儿子让七旬父亲忧心忡忡

2017-11-23 09:49:27      来源:沂蒙晚报       作者:张斌 赵泽军      浏览:277次


每天李军胜都要靠吸氧维持生命。


由于身体不舒服,李华铜老人躺了两天。

临沭县大兴镇大兴村,71岁的李华铜老人躺在床上,心力交瘁,在儿子很小时老婆便弃他而去,好不容易一个人辛苦将儿子拉扯大,不料儿子在三十几岁时却突患重病,被诊断出尘肺病,感觉人生一下子跌到谷底。如今,父子两人相依为命,一个住西屋,一个住东屋,身体允许时,李华铜会做一些饭,自己吃一些,留些给儿子吃,“如果哪天自己不在了,儿子怎么办。”

突患重病 钱没赚着却伤了身体

“我得了重病,起不了床,一直是父亲照顾,他已经70多岁了,身体也不好,这两天也没起床,我挺担心的,也不知道该怎么办了,你们能来看看吗?17日,家住临沭县大兴镇大兴村的李军胜拨打热线,反映了自己的遭遇。

当天上午11时许,在路人的指点下,记者来到了临沭县大兴镇大兴村。“李军胜家就是那个没有院墙的房子。”村里的人指着旁边的三间瓦房说。记者注意到,一栋老式的瓦房共有三个房间,东侧两间,西侧一间,没有院墙,房间外的空间则堆满了杂物。记者先进入东侧两间房屋,一进门,只见左侧里边就是一张单人床,床边放着制氧机,一个看上去60多岁面容黑瘦、穿着灰棉袄的人正在吸着氧气,不停地咳嗽着。

“我就是打电话的李军胜,我父亲在西屋,你们帮忙过去看看好吧?”听说后,记者随即来到西屋,只见一位老人躺在床上。“感冒了,浑身难受,这两天起不来了,今天稍微好了点,但还是不行,头晕。”记者和村民喊了好久,老人终于醒了,但并没有下床。

听说父亲的情况后,李军胜长舒了一口气。据李军胜介绍,他今年42岁,父亲李华铜71岁。“我才40多岁,可是看见我的人都以为我60多岁了,自从前年发病以来,我的体重跌了近30斤,人也老了10多岁。现在主要靠吸氧活着,每天吸氧20多个小时,就是废人一个。浑身没劲,什么活也干不了,就在床上坐着,走路都是大难题,这些年多亏了父亲的照顾。”说着,李军胜重新把氧气管插到鼻子里,大力地吸了口气。

提起此事,还得从19年前说起,由于家里较穷,17岁的李军胜便跟随同村人到河南打工。“刚开始我在砖厂干活,虽然有点累,但粉尘不大。”李军胜说,由于正值年轻力壮,他干活比较卖力,前期的确赚了点钱。李军胜说,后来随着年龄的增长,他想找一个更加赚钱的工作。于是7年前,他和朋友来到位于河南伊川县的一个高炉料厂工作,“这个厂在山上,主要是将石头破碎,碾成面,用作高炉料。装备就是一个安全帽和一个口罩,一干起活来,整个车间全是白白的粉尘,除了眼睛和嘴巴外,脸上的那灰尘足有一寸厚,一起干活的三个人两米之内谁也看不清谁。每天停工后我们的鼻孔、耳朵里全都是灰尘,吐出的唾沫都像泥浆一样。”

“当时我就想着多赚点钱,好回来翻盖一下房子,找个对象,给父亲养老。”李军胜说,让他没想到的是,后来出了一场事故,工厂里有一面墙倒了,砸伤了人,因为这事工头赔了不少钱,厂子也倒闭了,欠下的工资也没钱结。“当时已经干了一年半,那边管吃管住,说好走的时候工资一次性结清,没想到出了这个事,全都白干了。”

“当初干这活就是看着钱多,没想到最后一分钱没拿到,还得了一身病。”李军胜后悔地说,离开工厂以后,他又找了一个装卸的工作,准备大干一场时,却突然在工作时感到胸闷气短。当时的李军胜并没有在意身体的变化,偶尔有些不舒服他也没有多想,只寻思努力工作多赚点钱。

医治多年 呼吸成了“最难的事”

李军胜告诉记者,6年前,他从河南回来,因为不能干重活,就在附近找到一份保安的工作。“那时候虽不能干重活,但一般的活却完全没问题,就这样一干就是两年。”李军胜说,4年前的一天,他突然发现自己不仅干活气短,双脚也出现了水肿,痛得没法走路,“我去医院检查了一下,医院诊断说是肺心病。虽然吃了一些药,水肿消了,可还是气短、浑身无力,连轻活也干不了,咳嗽也加剧了,后来我就只能辞职回家了。”

“本来以为回家养养能好一点,没想到后来越来越严重,必须吸氧才行。”李军胜说,一次犯病后,他在父亲的陪伴下再次来到医院进行检查,“结果很快确定,是尘肺病,当时的肺就已经纤维化了。拿着满是白网的胸片我傻了,也突然明白了几年来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些莫名其妙的症状。”

李军胜告诉记者,后来他和父亲就四处打听治疗尘肺病的医院和办法。“当时家里虽然钱不多,但还有点,最后钱也花光了,病也没见好。”李军胜说,由于他的肺纤维化已经很严重,出现了肺气肿、肺大疱,只能保守治疗,以吸氧减轻病痛。“以前虽然胸闷气憋,但吸氧后还能好点,自去年开始,路也没法走,只能躺着或坐着,这些年多亏了父亲的照顾。”

“现在是越来越严重,咳嗽不停,整晚坐着没法睡觉,不能吃饭,一口馍卡在喉咙上就能憋死我。没办法,只能24小时吸氧。现在能吸着氧和你们说话,已经是今年以来最好的情况了。我想活,我还年轻,如果把病控制住,或者是能减轻的话,我还能干点轻活。可是父亲年龄大了,家里也没有额外的收入,哪来的钱啊!”李军胜哽咽地说。

费用太高 儿子的未来让父亲忧心忡忡

“为了给他治病,能花的钱都花了,这些年多亏了政府和村里的老少爷们。”提起儿子,71岁的李华铜老人心力交瘁。据了解,李华铜年轻时除了种地,闲余时间还干些建筑上的活,由于在李军胜很小的时候妻子就离家出走,他是既当爹又当妈。“年轻时吃尽了苦头,没想到年老了又这样。”说到自己坎坷的人生,李华铜已是一脸淡然,但说起自己的儿子,他眼中满是心疼。

李华铜老婆走后,他一个人干农活,辛苦把儿子拉扯大。眼看着快要熬出头了,没想到儿子又得了这病。“家里的经济条件也没办法给儿子治病,后来在医院拿了一些药,就带儿子回家了。”李华铜说,他们居住的还是以前的老房子,他也没有力气盖了,“房子已经有30多年了,年久失修,去年失火差点倒了,还好村里及好心人给帮忙换了个顶,不然没法住了。”

“年龄大了,这两天身体不好起不了床,也不知道军胜怎么样了。”李华铜告诉记者,自从儿子生病后,这些年都是他来照顾,包括洗衣做饭。“这些还是小事,关键是费用太大了。”李华铜说,由于儿子需要天天吸氧,也是一笔比较大的费用,“氧气一罐33元,3天就是100元,一个月就是900多元,一年就是一万多。我年龄大了,也挣不着钱,就靠捡些破烂啥的卖点钱,多亏了村里和好心人,但总不能老欠人家的吧。”

“这个家庭比较特殊,能照顾的我们肯定都照顾了。”对此,同在现场的大兴村党支部书记李学革介绍说,李军胜小时候母亲就离家了,其长大后也一直没对象,所以家里一直就爷俩,“李军胜年轻时一直在外打工,没想到出去一趟,钱没赚着,却得了这个毛病。由于家庭情况特殊,没有劳动能力,我们也是想尽办法对他们进行帮助,包括扶贫、低保、过年过节时的慰问;去年时,我们还组织捐款,为他们共捐款8000元,还有后来社会上有些好心人的募捐,都给送了过去,近期我们准备组织村里再给捐一回款,尽量照顾好这个家庭。”

如今,李华铜年岁已大,身体本就不好的他,近年又患了头晕、腿疼等症状,家里的情况更是雪上加霜。“我人老了,身体不好也是正常,我就担心儿子,哪天我走了,他一个人怎么办?


编辑:传播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