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大爱清尘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大爱动态 -> 尘肺故事

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尘肺家庭不只有病痛与泪水,还有这阳光般的灿烂笑容

2017-11-06 21:42:23      来源:      作者: 陈雪       浏览:213次

看到自己和姐姐出现在大爱清尘的机构片里,小丫手捧着手机,裂开嘴笑了。但不到一分钟,她突然哭起来,一如她在视频里突然变了脸一样。

我们问她,怎么突然哭了?她不回答,只是一个劲儿地哭,十几分钟后才缓过来。

小丫的爸爸叫孙国君,是一名尘肺病患者。早年间,他和围场县里的大多数人一样,前往北京房山的煤矿打工,想借此改善家里的生活条件。煤矿倒闭后,他回了家。但并没有攒够盖房子的钱。

几年前,他出了一场车祸,因为没钱治疗,行动不便,每日只能坐在床上。因脑子里有血块,他的一只眼睛时常眯着,不停地流眼泪。也正是这场车祸,他被检查出患有尘肺病,冬天只能躺在床上靠制氧机呼吸。


1025日上午,我们来到孙国君家。走进他们家小小的院子,房屋外面原本的土墙已经抹上了水泥。孙国君的妻子杨兴龙说,今年政府有政策,抹了水泥就给一定补偿,所以就借了钱,把屋子外面整了一下。

走进屋内,光线昏暗,家具上都盖着一层厚厚的灰尘。虽然外墙抹上了水泥,但这个不足20平米的房子,在围场早早来到的冬日里,似乎四处漏着风,整个家里冷冷清清的,没有一点烟火气息。家里,除了一张炕,几张柜子和一张梳妆台外,连一张多余的凳子也没有。梳妆台上,放着一面去年由村妇代会发的患难真情好妻子的奖章。


自从孙国君病倒后,家里全靠妻子一人支撑着。一个女人,不仅要在外面挣钱,还要照顾生活无法自理的丈夫、两个还在上小学的女儿,生活有多么的不易,外人恐怕难以想象。这些年我们遇到的尘肺家庭中,妻子与丈夫离婚,留下一家老弱病残的情况并不鲜见。

杨兴龙没有离开,而是扛起了这个被苦难眷顾的家。她的嗓门很大,喜欢跟人聊天,说起话来像机关枪似的让别人插不了嘴。见到我们来,她一直喋喋不休地诉说着生活的艰辛,却不像一般女人那样,说到家里的难处就会红着眼圈哭起来。相反,她像讲着跟自己毫不相关的的故事一样,听到别人赞扬她能干,她因长期在外干活儿而晒得黑红的脸上还会露出笑容。


杨兴龙嗓门很大,听别人夸奖还会笑起来

她脾气很好,孙国君眨巴着眯起的眼睛,用手抹了了滑下的眼泪,要是我能干活,肯定不让她干这么多。

中午,在河北省围场县的一所小学,我们见到了孙国君家的两个女儿,大丫和小丫。同大爱清尘机构片里的那两个哭哭笑笑的小丫头一样,两人还是短短的头发,只是显得更瘦些。围场县早晚的温度已经到了零下,但她俩薄薄的校服里面,还只穿着一件毛衣。

我们给她们看了年初在她们家拍摄的视频。小丫看了不到一分钟就哭了起来。大丫原本在说说笑笑,但最终还是受到小丫哭声的感染,情绪也低落下来。


安抚了她俩一阵后,两人终于再次露出了笑脸,乖乖的从校长办公室走出去,完全是老师眼里的好学生模样。

但她们,从爸爸生病的那一刻起,就注定与一般的小学生不一样。

每年暑假,村里的人都会去山里捡蘑菇补贴家用。蘑菇干的十几块钱一斤,湿的不足十块钱一斤。为了能多捡一些蘑菇,杨兴龙带着两个十来岁的孩子,赶早上山,以免蘑菇被别人捡走了。整整一个暑假,两个小姑娘都是夜里三点起床上山捡蘑菇,饿了就吃一口口袋里装的早餐——一个馒头,直到中午才回家。

但这两个采蘑菇的小姑娘似乎并不觉得有多辛苦。在比较有闲暇的下午,两人依旧打打闹闹,乐呵呵地咧着嘴笑。当志愿者来她们家时,她们高兴极了。在这间昏暗、贫穷的小房子里,笑嘻嘻地给大家看自己刚采的蘑菇,给他们看自己采完蘑菇黑乎乎的手指头。


去年暑假,姐妹俩刚采完蘑菇回家

得知学校下午三点之后放假,接近四点时,我们再次动身去孙国君家里。路上,意外的遇到了正在村公路上铲土的杨兴龙。

还没走进院子,大丫和小丫见妈妈回来了,争相从院门口跑来,手里举着我们中午在学校送给她们的小青橙公仔,将妈妈围了起来。这些阿姨中午去我们学校了,还给我们照相,还送了我们玩具……”两张小嘴叽叽喳喳,活像两只活泼的小麻雀,一点也没有了中午在学校一本正经端坐着的好学生的样子。


大丫小丫给妈妈讲中午学校的事情

我们问起王克勤老师前段时间寄给姐妹俩的羽绒服,收着呢!想等天再冷一点拿出来穿。说完,杨兴龙从床边的小柜子里拿出一粉一银的羽绒服。两件羽绒服还是崭新的,吊牌都没扯。姐妹俩脱下亲戚朋友送的旧衣服,穿上新羽绒服,立刻像变了一个人似的,笑得更欢了。


姐妹俩换上了新衣服

她们跑到院子里,和两只小狗玩。家里共有两只小狗、两只小猫,都是姐妹俩在路边抱回来的流浪狗和流浪猫。

快管管你的狗,别让它欺负我的狗!看到两只狗扭作一团,大丫开始护狗了。小丫立刻抱起一把扫帚,将两只狗分开。但依然无法阻止两只狗的纠缠,二人便不再管狗狗们的是是非非,又开始围着妈妈打转。

孙国君坐在床上,透过窗户看着站在院门口的妻子和玩闹的孩子,终于也咧开嘴笑了。


孙国君独自在屋里,看着妻女笑了

在和杨兴龙聊天的过程中,她不断提到大爱清尘的一位志愿者,她给我们发了王克勤的照片!还经常陪着两个孩子聊天。志愿者一直关心姐妹俩的生活学习,姐妹俩就经常将对方唱歌和跳舞的视频发给志愿者。小丫甚至还将志愿者的电话写在了墙纸上,怕忘了号码,跟志愿者失去了联系。


小丫将大爱清尘志愿者的电话号码写在了墙纸上

离开时,姐妹俩和杨兴龙一起送我们到院外。小姐妹还是挂着甜甜的笑容,跟我们挥手告别。她们俩仿佛是这个家里的两个小太阳,照亮着这个被尘肺病笼罩的脆弱的家。



编辑:传播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