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大爱清尘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大爱动态 -> 尘肺故事

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川流】尘肺病父亲的心愿:多陪女儿一天

2017-08-02 22:01:55      来源:网易新闻      作者:      浏览:621次


父亲今天感觉没那么喘了。晓慧和妹妹,安静地靠在他的肩上。晓慧今年刚满16岁,父亲李先明47岁,是一个矽肺三期患者。矽肺病,是尘肺病的一种,在中国患者达数百万。患者因为常年累月地进行采矿、爆破等工作,吸入大量矽尘,导致肺部硬化,丧失劳动力,最终衰竭死亡。矽肺三期,是最严重的一期。


晓慧的家,在四川省乐山市金口河区永和镇。大山上,盘山路,坡很陡。走路上山,要花2个小时。绕过几十条坡,半山坡上布着几间破旧的老房子。周边几户人家都搬走了,还有一些已倒塌的老房子。姐妹俩除了上学,平时很少和外界接触,也没有哪个小朋友来她家玩。


家是平房。外墙没刷,露着红砖,房檐挂满了蜘蛛网。门口贴着一张纸,上面写着:永和镇脱贫攻坚扶重点户。院子养了些鸡,屋里堆满杂物,黑灯瞎火。这房是十四年前,晓慧父亲身体好时盖的。那时上山还没有水泥路,父亲每天牵着两匹马,把砖瓦从山下托上来。


那时,李先明在雅安一座私人煤矿“走窑”。每天在井下吸粉尘打钻,挣了些钱。盖完房,娶了媳妇,积蓄也就花光了。2007年,煤矿关停,回到大山上生活的他,得了肺病。


后来,他的身体越来越差。咳嗽、气喘,胸闷憋气的时候,脸上泛红,如今,连走路都困难。2015年,乐山疾控中心给出的诊断结果为“矽肺叁期”,肺功能重度损伤。“当时晓不得会得这个。”他摇摇头,露出一丝无奈。


父亲病后,家里垮了。母亲王联容扛起了一家的重担。王联容患有智力障碍,让这个本就贫穷的家庭,不堪重负。她的脸呈现出长期在高温下劳作的红黑,正忙着烧火做饭。


全家一个月的收入,是政府资助的1800元。这些钱,只够供两姊妹上学。“亲戚都不借钱给我们。因为知道,我们还不了。”说起“为什么不借钱继续治病”,王联容抹了下眼泪。“只能这样过了。”


李先明经常看着门前那段山路,推测自己剩余的生命。“以前还能走,现在已经走不动了。”他说是慢慢走,还不太要紧,要是紧走几步上坡路,气立刻就不够用了,感觉人一下子要过去。要赶紧停下来半天,气才会回来。


当年,他就是用这双手下的煤矿。“现在是废人了,干不了什么力气活。”他慢慢地说。他也没有去洗肺。“村里十几个尘肺病人,都死了。这个东西,没有回头路。”现在,他最大的期望,就是能再多活几年,看着两个女娃长大。“不需要她们多有出息,只希望她们,能多认识一些字,在外面不至于吃亏。”


晓慧躺在床上看电视,她没有考上高中。“中考没考好。只能去读中专了。”说到这件事时,她有点不好意思,转过了头。“想报幼师专业。因为好找工作。”


凌乱的屋子里,最显眼的,是墙上贴着的几张奖状。在学校里,晓慧是个体育健将,经常在运动会上得奖。


晓慧的妹妹忠芬,今年10岁,在读小学四年级。淘气爱动,喜欢画画。虽然没有美术本,但她常在家里一切可以画画的地方,涂抹色彩。


母亲的病,妹妹也遗传了一点。她的学习成绩,也并不理想。连续上了两年一年级,二年级的考试成绩,也就只有四五十分。“我希望妹妹成绩好一点。”晓慧非常关心妹妹的学习,但似乎心有余而力不足。


父亲和母亲不堪劳累,姐姐担起了照顾妹妹的责任。两姐妹一起高兴上学,开心玩耍。天黑后,就在被窝里说悄悄话。


作为家里的主要劳动力,一家人喝的水,是晓慧一勺一勺地,从渠里舀出来的。


姐姐说,爸爸患的病叫尘肺病(矽肺病),是在矿里得的。妹妹不懂,爬到树上,调皮地问父亲:“到处都是灰尘,咋我们不生病呢?”


这天,午前时分,我们和公益志愿者过来拜访。李先明看到我们后,二话不说,到厨房杀了一只鸡。晓慧剥了几颗土豆,王联容拿大锅炒成几盘土豆烧鸡。对一家人来说,这是最丰盛的午餐,只有客人来时才能吃到。


临别时,一家人站在屋门口,目送我们离开。妹妹先是站了会儿,后来下了坡,追着我们的车,跑了很远。

【天府之魂,光影为记。文字:王璐瑶 摄影:王璐瑶 网易四川出品】



编辑:传播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