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大爱清尘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大爱动态 -> 尘肺故事

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儿童节 | 尘肺孤儿,请呵护这朵蒲公英

2017-06-12 01:01:23      来源:      作者:      浏览:492次

儿童节到了。

每一个孩子都应该是祖国的花朵,朝气蓬勃,色彩绚烂。

但同样的孩子,却可能有着完全不同的命运。

有这样一群孩子,他们长在野外,没有美丽的色彩和醉人的香味,常常会被人遗忘。

他们就像一朵朵蒲公英,早早地品尝生活的酸甜苦辣——他们是尘肺家庭的孩子。 


2017年5月28日,大爱清尘得到一个消息:

陕西省洛南县洛源镇龙潭村有一位三期尘肺病人朱仁华,其妻患肺结核卧床不起,岳父腰椎骨折无法行走,两个孩子均不满6岁。为治病,家里已经借了几十万元外债,没有精力再去检查儿子们是否传染,也不知道孩子的未来该怎么办。 


图为朱仁华一家五口

或许,这两个孩子接下来要面对的,是变成尘肺孤儿的命运。

2016年12月,“土豆兄弟”——张荣海和陈广新兄弟的故事在网络上引发关注。父亲患尘肺病去世,母亲改嫁给村里另一名尘肺病人后,因乳腺癌也离开了人世,留下张荣海和陈广新兄弟在三间土坯房中相依为命。


图为张荣海和陈广新兄弟

这样的故事,我们从来都不陌生。

矿工爸爸因尘肺病去世,妈妈改嫁(彝族不得带子再嫁),10岁彝族女孩瓦扎阿牛,带着3岁的弟弟,居住在四川昭觉县央摩租乡瓦衣村。姐弟俩相依为命,靠亲友接济度日。他们一天只吃两餐:煮土豆、煮土豆条。只有在萝卜有收成的季节,他们才能新添一种“水果”。


图为瓦扎阿牛和弟弟 

甘肃古浪尘肺病患者卫保海在20118月亡故,留下长女卫金莲、两岁的幼子与患病的妈妈相依为命。


图为卫金莲和她的弟弟

这样的故事,很可能会发生在每一个尘肺家庭之中。

在知道了张荣海和陈广新的事情后,有记者去当地采访,从当地老师那里得知,陈广新就读的湖北口回族乡东川中心小学,覆盖周围5个村庄,全校一至六年级的200多名学生,将近一半都来自尘肺病家庭。

而另一名数学老师带的五年级班上,也有一名尘肺孤儿与奶奶相依为命。

我们接触的很多尘肺病人,他们在忍受自身难以呼吸的痛苦时,内心充满了对孩子的愧疚:他们无法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无法给孩子买他们想要的玩具,无法在六一儿童节这天带他们去动物园,或吃上一顿垂涎已久的肯德基。

当他们最终与病魔抵抗得精疲力尽时,唯一的牵挂与不舍,就是双肩尚还稚嫩的孩子。他们不知道这些孩子的未来会怎样,不知道这一朵朵小小的蒲公英会经历怎样的风雨,会落到哪一片土地,不知道他们能否顺利长大。

目前,大爱清尘在腾讯公益上启动的尘肺家庭孩子想上学筹款项目,累计筹集了4499942元善款。善款主要用于为尘肺家庭的孩子提供助学金,截至2017年4月30日,大爱清尘在全国范围内累计助学4722人次,累计助学支出2358001元(不含监管费)。我们希望通过让他们多读一些书,避免他们轮回尘肺二代的悲剧。

我们知道,在这些孩子失去父母后,经济上的帮助或许无法完全抚平他们心里的伤痛、弥补他们缺失的父爱或母爱,但我们能让他们知道:在这个世界上,还有那么多关心他们的好心人;让他们知道,这个世界并不只有病痛与贫穷,还有爱心与善良。 

在这个六一儿童节,我们把这首诗送给所有尘肺家庭的孩子,愿他们如蒲公英一样,经历磨难之后能茁壮成长。也希望,在这个过程中,能有你的陪伴,平安护送他们降落在湿润的大地上。

风吹过这片湿润的大地,
蒲公英无奈地告别一把把“小伞”,
稚嫩的伞能承受风的吹拂,雨的洗礼吗?
还有那太多未知的考验。
路边的老榕树笑了,
这是生活的安排,命运的洗礼。
谁能不相信大地的力量呢?
蒲公英笑了,暂舒忧郁的眉头,
遥望远处孤单的“小伞”,
眼中却只是泪花。
没有相互的依靠,
同需面对生活的考验。
一场雨淋过,
“小伞”耷拉下湿漉漉的头,
一场风,
“小伞”更加沉默了。
时光将我们遗忘了吗?
路边的老榕树笑了,
孩子,别怕。
现在的苦难都是日后宝贵的财富呀。
又是一场风雨过后,
“小伞”已没有以前的恐惧,
自己好像是长大了一点吧。
风过,雨过,蝴蝶飞过,燕子划过。
四季就这样悄悄走过了。
只有路边的老榕树依然日复一日地守候着,
风会散,雨会停,岁月会老去。
但日子却一天不少地过去了,
昔日的“小伞”,
已经长成一棵棵美丽、茁壮的蒲公英。
感谢岁月的考验,感谢有过的陪伴。
远处的蒲公英笑了。

——

写给守望的“蒲公英”的一封信


编辑:故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