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大爱清尘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大爱动态 -> 尘肺故事

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窦璐:如果我对他们视而不见,我会有愧

2017-06-12 00:06:04      来源:      作者: 窦璐      浏览:387次

我是窦璐,香港浸会大学电影系毕业生、第六届梦工坊学员、也是大爱清尘的志愿者,参与了湖南清塘铺镇调研探访,负责了香港尘肺病经验的研究,参与了大爱清尘部分政策推动活动。


先说说我是怎么加入大爱清尘的吧。

我是第六届梦工坊学员,那时听了大爱清尘发起人、梦工坊导师王克勤老师的讲座,第一次听说了尘肺病农民群体和关爱这个群体的大爱清尘,当时我也没做什么,那时大概还没这么强的公益心。

第七届梦工坊的时候,我作为工作人员,在后排听王老师讲课,突然“良心发现”,感叹自己怎么知道这件事一年有余却什么都没做。

于是便给王老师发信息,说“我也不知道我能做点什么,但是能做个志愿者吧”。

王老师回道:“欢迎你来”。

之后,我就和梦工坊几个小伙伴去大爱清尘北京办公室进行拜访,聊了一下午,王老师也讲了很多他不曾在梦工坊说起的事。

我们这才知道公益的艰辛,要远超出我们的想象,对我而言这像是打开了一扇新世界的大门。

那天下午,王老师给我布置了研究香港尘肺病政策的任务,距离回香港还有一段时间,我也只是把这事记下来,并没有进一步跟进。


从北京回家后没几天,大爱清尘招募志愿者进行暑期调研。那时我正闲着没事干,就报名参与了湖南的调研。

很庆幸,湖南的调研是王老师直接带队,这让我有了很多跟王老师直接学习的机会。

我与团队中包括王老师在内的几个人共同从北京出发,从上火车起,王老师便给我们布置任务,“战斗”就这样开始了。

说起在湖南调研的十几天,我有些惭愧。

我是学电影的,王老师曾分配了一个入户拍摄的任务给我,我在那户人家也多待了些时日。

吴新华、吴业华兄弟两人都是尘肺病三期患者,与父母、妻儿同住。

吴新华有一双儿子,他们唤我“豆子姐姐”,他们玩我的相机,跟我唱周杰伦,跳TFboys,很是可爱。


可2016年11月7日,我看到湖南当地的志愿者发了一条朋友圈说“吴业华今天上午走了”。

我记得那时我还在公司,突然看到这条消息,脑子一片空白。

我想起入户那晚,和他的妻儿在堂屋做采访,吴新华在里屋休息。

那是我第一次意识到夜晚对于一个尘肺病患者有多难熬。隔着墙,我还能听到他沉重的呼吸声,听着他一声声挣扎着,为了那一口我们习以为常的空气。

不管我怎么想,当时我除了点开吴新华的个人捐款链接进行捐助以外,什么都做不了。

当时入户拍的片子,因为种种原因到现在都没剪完,而他就在我还没来得及为他做些什么的时候走了。

此时猛觉得,我以为大爱清尘已经这么努力了,我作为志愿者已经负责了,拼命了,可我们还是赶不上死神追赶他们的步伐。


探访的经历,亦使我重塑了自己的人生观、价值观以及世界观,王老师在其中起了不小的作用。

他总是在跟我们强调,大爱清尘为何把寻救目标定为尘肺病“农民兄弟”,而非“农民工”。

在我们的话语体系中,“农民工”一词本身带着地域和出身的优越性,而我们对待他们应是以“农民兄弟”的态度,兄弟生病了,我们不能不管。

我印象很深的是他在电话中交代捐衣的事:“让他们洗干净,消了毒,叠好了再送过来,从上到下的怜悯我们不要。”

以前,多少次我把不想穿的衣服洗也不洗就扔到篮子里,放到捐衣处,还觉得自己干了一件多该被人称赞的事。

当时听到那句话后有些惭愧,意识到自己曾经很多的“公益心”不过源于显示自己过得好,再比那些也过得好的人多了一点慈悲心。


对我而言,湖南的工作基本就是调研和膜拜王老师。

王老师三观正、做事细致、规划性极强,最厉害的是他知道该怎么和人打交道——和农民打交道的时候,他知道一亩地多少钱;和政府打交道时候,他知道怎样能做双赢。

和王老师共事,比单纯听导师讲座要有收获的多,也希望日后的梦工坊学弟学妹们能把握这样的机会。

结束了湖南的调研活动,见过了那一群人,身上便有了一种使命感。

回到香港后,我开始查资料,准备做一些与尘肺病相关的政策研究报告。

我查到了一些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相关资料,其中包括一些新闻片段——新闻上讲的是患病工友上街游行,那些视频中工友的状态,与我在湖南看到的那群人一模一样,一样的身心俱疲。

而如今,他们通过各类组织、政府帮助、康复训练,能够活到七八十岁,精神状态非常好。


那时我想,如果我有一点能力,或许我能让我在湖南见到的尘肺病农民工兄弟像香港的工友一样,不愁吃穿,时不时搞搞活动联联谊,学学手工讲讲养生。

我开始联系相关组织做采访,从他们的采访中,再尝试搜索更多资料。而在采访过程中,香港工友们和相关组织也很乐意与我们交流,希望我们能朝更好的方向迈进。

香港的尘肺病政策十分完善,宣传、预防、诊断、补偿、康复、心理干预……每一步都有明确的规划和措施。

后来我在参与有关尘肺病政策的推动会议中,老师们纷纷表示国际经验太重要了,我在此也希望可以有更多的伙伴参与到这项活动中。

迈克尔杰克逊有一首歌,《Man in the mirror》(镜中人),里面有一句话“Who am I, to be blind, pretending not to see their need”(我是谁,假装看不见他们的需要)。

我见过他们的痛苦,便不能将他们的需要置之不顾。

每次发布大爱清尘的相关微博,都会很欣慰的看到评论说这是“功德无量”的事。

但真正经历过这些后,我会觉得自己身上有一种使命感告诉我,如果我不做些能帮他们的事,我是会堕入恶道的。所以我常是有愧,一直觉得自己做的还不够。


编辑:故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