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大爱清尘官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大爱动态 -> 尘肺故事

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打工20多年患尘肺病,只换来家里新房四堵墙

2017-06-11 22:33:35      来源:      作者:陈格格      浏览:282次

机遇让我第一次以大爱清尘志愿者的身份参加了3月11日在黄冈市罗田的探访。

我与武豹、刘子棋、刘越三名志愿者于早上七点从黄州汽车客运站出发,原本以为只一趟车就能让我们到达目的地,可事实上却转了四趟车,这期间漫长的等车时光让我们体会到尘肺病农民上街一趟的不容易。

车窗外的乡村景色也许是唯一解乏的东西。如今已是阳春三月,目之所及是大片的油菜花,静谧的山林以及重峦的山丘,还有溪边洗衣服的妇女。


远离了大城市的喧嚣,这里带给我的是宁静安详,我似乎看到了尘肺病人远离了人世间的病痛与苦难。但美好的东西总是稍纵即逝,沿着蜿蜒的盘山公路,目的地河浦镇到了。

我们在一位尘肺病农民的带领下,来到了吴家河村的朱曙光家。

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呢?石砖堆砌的院子大门,已经年久失修,靠墙整整齐齐摆满了木柴。走进这个大门,右转的尽头是个两层小楼,事后我们得知这是朱曙光在山东矿厂打工二十几年给这个家添置的唯一"财产",而且家里空空荡荡,没有过多的家电。倒是朱曙光见到我们特别激动,也许我们是他唯一的希望了吧……


今年47岁的朱曙光,年轻时就到山东务工,在一家矿场前前后后工作了二十三年,做的是风钻工。

二十几年的岁月让一个年轻小伙子变成了我面前这个满脸皱纹的中年人,而风钻工的工作也使他疾病缠身,自身难保……这一切到底值不值?

由于采集资料需要身份证和户口簿,朱曙光起身回房去找,当他回来时,我却能听到急促的喘气声,那一声一声硬生生地传到我的心里,久久无法散开。之后我们也了解到,朱曙光不仅气喘还有严重的失眠。

他的妻子如今在深圳打工,是家里唯一的经济来源,而他因为患有尘肺病,就留在家中独自一人静养。

他说仅靠妻子一个人,生活开销完全不够,因为他还有一个正在读初中的儿子,他不愿让孩子跟他一起受苦,也不愿让孩子中断学业,可是家庭的困境又让他常常陷入两难。是啊,这又何尝不是百万名尘肺病人的困境呢?


随着探访的逐步深入,我们了解到朱曙光去年东拼西凑,凑到了三万元准备养鸡,可是鸡最后却被别人偷走。我无法从他痛苦的眼神中完全领会他的心情,也许这个计划承载了无数希望,也许那些钱是他最后能拿出来或者能借到的了……

我不知道他还有没有生活的信心,但在那个时候我真的体会到尘肺病人的绝望与无助。

我们给朱曙光填写完救助申请和孩子的助学申请后,就准备去探访另一位尘肺病农民了。朱曙光帮我们叫了一辆车,车驶远了,可我还是能够看到他的身影以及他身后的大山……

第二位患者家在朱曙光的邻村,这个村子似乎正在进行道路整改,黄沙漫天。迎接我们的尘肺病农民周其茂和朱曙光是工友,所以情况了解起来也更方便一些。

两位患者都有相似之处,就是打工的积蓄全部用在了建房子上。也许在农村,房子是一个精神和地位的象征吧!周其茂说,自己虽比朱曙光提前几年查出尘肺病,但是心态更乐观,所以他的病情目前来看还没有朱曙光那么严重。


周其茂有一双子女,女儿在杭州医科大学读研究生,儿子去年也考上了湖北工程大学。高兴之余,学费也成为这个家庭最大的困难。

周其茂目前在家休养,吃着昂贵的药物缓解自己的疼痛,也无法进行体力工作,整个家庭由妻子支撑。因为他的妻子正在镇里上班,很遗憾没有见到她,但我在心底默默敬佩着这位伟大的妻子。

我们详细登记了周其茂的资料,希望能为他提供必要的帮助。

离开村子已经是下午两点了,我们一行人在镇上一人吃了一碗面条。虽然只是一碗面,但我却吃得特别心满意足。回去的路和来时一样漫长,但我的心境却宛若蜕变,也许是因为我的肩上多了一份沉甸甸的责任。


突然想起武豹探访完第一个患者对我们三个人说的话“我们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来做这件事 ,患者也对我们寄予了很大的期望,如果我们无法带给他们救助,那我们此行到底值不值?”

愿所有的尘肺病患者都能被命运所眷顾,相信大爱清尘的脚步不会停下,而我们志愿者将在清尘的路上永不停歇。


编辑:故事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