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动态资讯 -> 动态资讯

联系我们

电话:010-51148412
邮箱:
jiuyuanzhongxin@daaiqingchen.org

MBA人物|王克勤:取势者大爱无疆,雪中送炭

2018-03-27 19:49:02      来源:长江商学院EMBA      作者:      浏览:176次

对人类苦难不可遏制的同情”是支配哲学家罗素一生的重要情感。公益是永恒的事业,有志投身其中的人往往信念坚定、富有责任感与同情心。这种纯粹而强烈的情感激发了心中为公益而奋斗的决心和勇气。


2009年,中国经济时报首席记者王克勤在一次采访中接触到了尘肺病群体,由此踏上了公益之路。2011年,他开始深度关注尘肺病农民工的命运,同年6月15日发起大爱清尘公益基金。他相信在公众生活水平日益提高的今天,越来越多的人愿意关注和参与公益,从而帮助更多的人。通过社交媒体等新兴传播渠道可以扩大公益的影响力,增添公益的力量。


从媒体人到创立公益基金,他遇到的最大挑战来自哪里?做好公益基金并非易事,从最初的“无人问津”到“人人帮忙”,他怎样实现这一转变?我们特别带来了长江商学院EMBA31期学员、大爱清尘创始人、北京大爱清尘基金会理事长王克勤的专访。


深知冷暖 挺身而出


你可曾听说过尘肺病?“在日常生活中尘肺病似乎距离我们很远,事实上它与每个人都有关联”,王克勤告诉我们说,“尘肺病从医学角度看,它是劳动者在高粉尘、高污染的环境里长期劳作,通过呼吸道吸入大量的工业粉尘,进入肺组织,导致肺组织纤维化的一种没有医疗终结的职业病。”

农民工通常在高粉尘的煤矿、铁矿、铅锌矿,还有水泥厂、大理石厂和玉器加工点、建筑工地、家庭装修等劳动场所打工而患尘肺病。发病后患者的呼吸将变得困难,晚上喘气很费劲,比白天难熬,冬天比其他的季节难熬。如果患上了感冒就像在过鬼门关,治疗护理稍有不慎,就会撒手而去。“因此冬天对我来说是非常难过的季节,”王克勤说,“不断有尘肺病人去世的消息传来。”


现在全世界的医学界对这种疾病无能为力,只能进行维持性的治疗和康复性治疗,防治工作就变得尤为重要。怎样才能让健康的劳动工人免于罹患尘肺病?现有的工业企业生产设备和矿山企业的生产设备如何进行技术改造?在工人群体中传播普及尘肺病科普常识,提升主动防御意识。



除了疾病本身的痛苦,职业病认定与维权也给患者带来很大的压力。尘肺病本质上是工伤,如果是国有企业职工得了尘肺病,完成工伤认定后,可享受工伤待遇。这包括所有的医疗费由国家承担、工资福利全保障、安置子女就业、工伤赔偿以及疗养等。


但是来自农村的进城务工者,往往没有和用工企业签订劳动合同。职业病鉴定的刚性条件中,第一条就是要有劳动合同。此外还要证明从事与粉尘接触、高粉尘相关的工作,这需要由企业开具证明或三个以上工友证明。职业病的鉴定、诊断要由用工企业申请,这是维权中难度最大的一个条件。


作为精英知识分子,王克勤为何选择放弃媒体工作,全力为尘肺病人奔走呐喊? “如果没有高考制度,我可能就上矿山了”,王克勤诚恳地说,“我可能就是一个矿山上打工导致尘肺病的农民工。”正是因为这种感同身受和对他们苦难的深刻了解,他毅然决然地走上了公益之路。


危难时刻 雪中送炭


2011年,王克勤联合中华社会救助基金会,创立了大爱清尘公益基金,开始为缺少医疗生活保障、处在生死线上挣扎的尘肺病人提供一系列的帮助。王克勤表示,“我们所做的主要是三件事:第一个是救援,就是对存量的尘肺病农民提供帮助;第二个叫预防宣传,努力减少新发病例,即减少增量;第三个是推动国家政策和立法,制度性解决中国尘肺病农民问题,从法律上保障他们的权益。”


经过七年多的努力,大爱清尘基金会已经形成了完善的救援体系,包含七个板块:救命、助学、助困、救心、康复、创业、制氧机。所谓救命就是把尘肺病人送到医院,很多团队成员专门跑到深山沟里,把他们从村里背出来,送往县城、市区或省里的医院,大爱清尘提供一万人民币的医疗资助金,让他做一次系统的专业的治疗。



在预防宣传方面, 大爱清尘提出让尘肺病在中国实现家喻户晓,至少让每一个中国农民知道尘肺病。“我们一直在通过各种传播通道,宣传通道,包括这个进工厂,进村庄,进校园,来普及尘肺病的常识”,王克勤进一步解释说,“要让更多的人主动的去防御尘肺病,以减少无辜的,健康的生命被尘肺病伤害和剥夺。”推动立法和出台公共政策才是根本出路,在欧美国家正是通过国家力量和立法解决根本,改造工业生产,建立保障体系,让企业承担应有的社会责任。

仅靠民间组织一家一户、一村一庄的慈善帮助,对庞大的尘肺病农民工群体而言,乃杯水车薪、九牛一毛。要让所有处境悲惨的尘肺病农民获得普惠的帮助,过上病有所医、弱有所扶的生活,根本出路在国家制度性保障。即让每一个因参与国家经济建设,不幸罹患尘肺病的农民工获得亦如国有在编职工一样的工伤待遇。而不至于因缺乏最基本的医疗与生活保障,而年轻轻的抛下妻儿英年早逝家破人亡。


为此,从2012年起,王克勤向国家提交了对职业病诊断与鉴定管理办法的修改建议,并借鉴国外经验对农民工生存现状进行调研;在此基础上,他发挥自己在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从事政策研究与宏观分析积累的优势,不仅主动游说国家众多部委,还广泛动员全国人大代表、全国政协委员持续向最高决策层提交关于尘肺病农民问题的议案与提案。除此,大爱清尘还在北京及全国各地持续举办尘肺病农民问题研讨会,邀请社会各界共同讨论探寻中国尘肺病农民问题解决的对策与出路。


正是基于以上努力,自2013年开始国家层面持续出台关于尘肺病农民工的公共政策,改变最为显著的是2016-2017年,国家及全国各省市区及部分地县分别出台相应政策,尘肺病农民的医疗保障与生活保障得到了显著改观。


公益之路起初并不顺利,大爱清尘募集到的公益捐助很少。2011年6月28日,是一个让王克勤至今难忘的日子。“晚上23:03分,新浪微博的第一大V姚晨转发我的微博,之后众多的大V也开始转发”,王克勤回忆道,“一个月内我们的账户上进账超过了50万元,之后在8月1日,我们成功地将第一批患者送进医院。”



截至2018年2月,大爱清尘在全国累计发展志愿者1万多名,覆盖全国30多个省市区。王克勤相信,地球上没有一个人可以独立的存在于世界上。每一个人在这人世间都必须得到其他人的协作,才能够生活下去。我们不仅要考虑自己,而且要考虑他人,而且给他以仁爱之心,以关怀之意,才是充满爱与协作的文明社会。


当公益融入商业文明

来到长江商学院学习之后,王克勤深切感受到了长江商学院注重社会责任,注重公共利益,愿意为建构一个文明社会而努力,他说:“选择到长江来非常好,我本身是做公益的,感觉找到了家。这里聚集了很多有理想、想有更大作为的商业精英,不仅可以系统地听取企业管理知识、接触实战案例,还可以和同学交流,深入了解商业运作手法、技巧。”


关于新商业文明,王克勤认为核心在文明二字,他认为“层次较低的商业通常是唯利是图的。当商业融入文明的时候,不仅要利己,更要利他,我认为这才称之为商业文明。为家人、公司、社会负责,对公众负责,为构建一个文明和谐的社会负责。”


如果人类的文明只是让个人过上好的生活、追求让自身获得幸福,这是一般层级的幸福。更高层级的幸福是让更多的人获得幸福,只有我们努力让更多的人活得好、活得幸福快乐,这是真正的文明即新商业文明。




编辑:史凡